手機遺失後找回,估計你聽說過;手機被偷一周後,還能通過4條短信半小時內要回來,估計你就沒聽說過了———23日,家住渝中區大坪嘉華鑫城的李莉就經歷了這件離奇事。
  25歲的李莉在大坪龍湖時代天街UG層開了家賣明信片的小店。3月17日晚8點,她和妹妹李亞林一起看店,妹妹將手機放在收銀台桌子上。半小時後,手機不見了。“這部酷派手機只值1000多元。”李亞林說,雖然價值不高,但裡面有很多同學朋友的電話。
  李莉說,她用手機給妹妹的手機打電話,已關機。第二天她又打,仍然無法接通。第三天,朋友小餘打來電話問:“你妹妹的電話怎麼是一個孃孃接的?”李莉趕緊打過去,但對方始終不接電話。
  拖到第7天,也就是23日,李莉決定用短信與對方溝通。她一共發了4條短信,半小時後,對方居然發來短信道歉並同意歸還。當天下午,手機就被送到時代天街UG層服務中心。
  重慶晚報記者 餘爽
  你好,這破國產手機對您來說用處也不大,主要上面有一些電話很重要。麻煩您把手機交到時代天街UG層客服中心去吧。感激不盡,謝謝。
  李莉說,短信怎麼發她費了些功夫。“破口大罵肯定沒用。”李莉決定動之以情,先說明手機價值不大,但對她很重要,希望對方權衡一下手機價值。之後,為打消對方疑慮,李莉請對方把手機交給第三方,不與自己面對面,減少對方的罪惡感。
  專家點評>>
  重慶師範大學心理學教授周小燕稱,從第一條短信來看,李莉沒有惡意攻擊謾罵拿走手機的人,語氣真誠,對其人格表示尊重。她站在和對方平等交流的位置,示弱博取對方的理解和同情,激起對方的換位思考。
  UG層龍湖時代天街客戶中心,就說是您撿到的。
  “第一條短信會不會太直白了?”發完短信,李莉站在對方角度考慮了一下。“我來還手機,如果失主帶著民警躲在附近,我豈不是自投羅網?”於是,李莉發出第二條短信,讓對方來還手機時,說是自己撿到的,為他保留面子,也進一步打消其顧慮。
  專家點評>>
  周小燕表示,這第二條短信,李莉又給了對方一個臺階下。換位思考,站在對方角度幫他出主意,還友善地提出解決辦法,更進一步拉近了和對方的距離。
  放心,不會追究您任何責任,感謝。
  第二條短信剛發完李莉又想到,對方可能還會想,他來還了手機,當時說撿到的,如果失主事後追究責任,到時候怎麼辦?為徹底消除對方的顧慮,李莉發短信挑明,不追究對方的任何責任,讓對方沒有任何的心理負擔。
  專家點評>>
  周小燕說,第三條短信再次給拿手機的人減輕了心理壓力。三條短信持續發送,節奏上把握得很好,集中衝擊了對方的心理,給其一種失主需求迫切的感覺。李莉簡單真誠的語句,持續性地敲打考驗對方的心理,給了他一個認錯的機會。
  沒關係,每個人都有犯錯的衝動,都有改過的機會。也希望您有過這次的經歷後,多做善事,人生會越來越順利。感謝。
  一口氣接連發3條短信,李莉每隔兩分鐘都會看手機,一直沒有短信回覆,李莉認為手機再也拿不回來了。沒想到10時,對方回了短信:“對不起,請原諒我的行為,我只是一時衝動。”
  看到這條短信的李莉鬆了口氣,但手機沒拿到手仍不能放鬆警惕。李莉說,為不讓對方動搖,她趕緊發出第四條短信,給對方一劑強心針,讓他知道,犯錯後把手機還回來,是好事,值得鼓勵。
  專家點評>>
  周小燕說,追加的第四條短信給對方加強了認錯的心理力量。從犯罪心理學上來說,罪犯在犯錯後都渴望得到一個改過的機會。這幾條短信正給了他這樣的機會。
  如果遇慣偷
  成功率不高
  據時代天街UG層服務中心工作人員說,來還手機的人,看上去是位十七八歲的男生,只說了句“撿了部手機”,就紅著臉轉身跑了。拿回手機後,李莉發現對方在手機備忘錄中留下了這樣的語句:“對不起,(因為)有些原因,卡被我弄掉了,真的對不起。請你原諒我的行為,我是一時衝動,對不起。”
  周小燕分析,從對方留言推測,他應該是個年輕人,文化水平不太高,應該是初犯。他本性善良,有承擔錯誤的勇氣。另外,從曾有中年女性接電話這點來看,可能其家人已知曉此事,促使他儘快還手機,家教應該還不錯。
  重慶市協和心理顧問事務所所長譚剛強稱,李莉以完整的柔性談判戰術,徹底動搖了對方的心理。如果只是一味哀求,成功性就比較低。另外,這種方法對慣偷來說,成功率不高。  (原標題:失主發去4條短信他主動歸還了手機)
創作者介紹

容祖

bb00bbxiy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